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鸿爪留下一点泥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关于我

媒体人,网络写作侧重时评与政经评论,博文均为原创,转载请与作者联系:zsh197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铜兽首诉讼是出戏,我们都是群众演员?  

2009-02-24 16:57:51|  分类: 子夜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根名博首页  推荐

       铜兽首诉讼是出戏,我们都是群众演员? - zsh1970 - 鸿爪留下一点泥          

资料图:圆明园兔首和鼠首铜像
 

  巴黎大审法院于当地时间23日中午1130分紧急审理禁止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铜像拍卖的请求。在经过审理后,该法院驳回禁止拍卖的申请,判定拍卖继续进行。

这次的禁拍请求是"追索圆明园流失文物律师团"委托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提交的。中国有两位律师参加了这起诉讼,而辩方则有七名律师,分别代表法国文化部,佳士得等。被告的辩护律师认为,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不是直接的利害关系者,没有资格作为原告来提起诉讼,并称该联合会是恶意诉讼和炒作。经过审理,巴黎大审法院认为拍卖产品符合规定,驳回原告上诉,拍卖也将继续进行。此外,该法院认为请求人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对于该院没有直接请求权,驳回其关于停止拍卖、禁止拍卖两兽首的请求,并要求赔偿两位被告各1000欧元。(来源:中新网223日电)

   法国法院驳回圆明园铜兽首禁拍请求,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本来,对于能够成功禁止拍卖两兽首,我从一开始就抱着强烈的怀疑。尽管外交部表了态,但冷静地思考一下,靠几个未经国家授权的民间人士和律师奔波交涉,只能是一种无奈、无望而又滑稽的折腾。

消息一出,网友们纷纷骂法国人不地道,但看一看诉辩双方27的阵容,以及辩方代表中法国文化部的加盟,说明法国佬还是认真地对待这个案件的。而被告的辩护律师认为“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不是直接的利害关系者,没有资格作为原告来提起诉讼,并称该联合会是“恶意诉讼和炒作",巴黎大审法院认为"请求人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对于该院没有直接请求权",也是有理有据,并非妄言和无理。

其实,失败的种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最新一期《瞭望东方周刊》刊发《海外文物回归揭秘》一文,回溯了海外文物追讨行动背后故事。其中一些内幕的披露,可以让我们冷静一点,换一种角度来分析失败原因和教训。

"公益律师"、被称为"中国诉讼追索海外文物第一人"的刘洋希望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作为原告的原因是,"根据法国法律,与诉讼结果具有合法利益关系的人,工作与此事有实际关联性的团体和协会以及国家检察官,这三类群体都可以作为原告进行起诉。"

   不过在长时间的考虑之后,基金会还是拒绝了刘洋的要求。

   基金会的担心是,这样民间自发的诉讼,其准备工作以及可以获得的资源都极其有限,一旦诉讼不成功,将对以后的法律追讨产生相当不利的影响。(转自《海外文物回归揭秘》)

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对自身的民间角色有着清醒的把握,作为原告,底气不足,身份模糊,根本不会有成功的希望。我不知道,"病急乱投医"的刘洋,后来怎么会找上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这个更没底气、更没资格的民间团体作为诉讼请求人的。

 刘洋后来在博客上发帖寻找原告,一位名为爱新觉罗.州迪的老人应征而来,自称多尔衮十世孙,溥仪的堂弟。据说他家整个房子满目明黄,从地板到天花板,从书柜到橱柜,从电视机到电话机,所有的装修、家具、日用品一律选用这种象征高贵皇室血统的颜色。

 通过博客发帖选中这位"高贵皇室血统"的老人来做原告(后来,法国法院根本就没理睬这个人,他连做原告的资格都没有),除了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之外,还感到真是有点荒唐,向法国人追讨国宝,怎么能这样视同儿戏呢?就是连刘洋本人也不得不坦言:州迪做原告在身份认定上也"还有些问题"

这种如同儿戏、瞎打莽撞的诉讼行动,虽在国内制造了轰动效应,在国外,却是让人难以理喻的。我不想怀疑刘洋对流失海外的国家文物追讨有一份真诚与执著,但作为一位专业律师,这样的低水平的轻率鲁莽的操作,的确让人难以接受。我甚至怀疑,这次轰轰烈烈、大张旗鼓的跨国大追讨行动,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成功与否并不是目的,目的只在于制造眼球效应,"功夫在诗外"呢?是不是正是法国辩方代表提出的"恶意诉讼和炒作"呢?禁拍诉讼成功,或者导致佳士得拍卖流产,那么他们就成了民族英雄,接受国人的喝彩,名扬史册;即使是功败垂成,抱憾而返,也是为海外国宝奔走的悲壮英雄,声名丝毫不受影响。如果是这样,那怀着满腔热情、积极摇旗呐喊的如我之辈芸芸草根民众们,就不免心寒乃至愤懑了。事实上,这次追讨行动由于炒作过度,给今后类似的海外文物的法律追讨提供了一个负面案例,它虽然调动了国人追讨被劫海外国宝的热情,但对追讨本身,并无多少裨益。

    即便如此,我仍然不想责备刘洋,无论他的行动是否蒙蔽了普通民众,无论他是否利用了我们的法律无知和爱国热情,让我们充当了这次炒作活动的热情看客和助推者。在对刘洋的目的提出质疑的同时,我想提出质问的是,偌大中华,为啥就找不出一个符合资格、堂堂正正的原告呢?

按理说,最符合原告资格的,应当是国家文物局,不过就个案而言,国家文物局出面似嫌过分,那么,圆明园管理处作为事件关系最直接的一方,为什么不积极组织、或者积极参与这次跨洋大追讨呢?

2009116日,律师团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明诉讼的方式和程序。圆明园和基金会的人也到场了,这是三方第一次在同一个场合碰头。刘洋和他的同伴们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他们以为圆明园同意做原告了。但是整个会议中圆明园方面并未发表任何意见,而且提前离席。

后来圆明园新闻发言人宗天亮以个人身份表示:"对于律师的爱国心和热情我们是支持的,也是赞同的。但是这个事情要做成一个可操作性的,不是一个炒作性的。"

在他看来,对方持有的中国文物已经几次倒手贩卖,给法律追索带来极大障碍。"我们做原告,我们告谁呢?人家的东西是买来的呢?告了又怎么样呢?" (转自《海外文物回归揭秘》)

 圆明园管理处不肯做铜兽首禁拍原告,这一做法对不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的看法是,在当今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圆明园的低调和无为,是不对的。无论成败与否,都要敢于一搏,这样,对于鼓舞士气、振奋人心都极为重要。作为铜兽首直接关系方,在原告席上的缺位,本身就是一种不作为的表现,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追讨行动的失败结局。圆明园作为原告方出席,即便诉讼失败,也是虽败犹荣,对于扩大海外文物追讨行动的影响,功莫大焉!所以说,圆明园管理处的缺席,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其实,就我个人的分析,圆明园管理处的缺席,很大可能是不想成为"炒作性活动"的工具,所以尽管表面上称"对于律师的爱国心和热情我们是支持的,也是赞同的。",实际上,对于刘洋律师闹出这么大动静,心底里是腹诽,甚至是相当抵触的。他们不愿成为刘洋的工具,哪怕因缺席导致铜兽首追讨行动失败得更惨,也在所不惜。即便是后来致信佳士得要求停拍,也是在舆论的压力下摆个姿态,做给国人自己看的。

   于是,来源成疑的有“高贵皇室血统”的爱新觉罗·州迪就成了工具,而我们,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激动的群众演员,一起推波造势,将从一开始就成功无望、本该正常、严谨进行的文物追讨行动,演绎成了一个情节曲折生动的电视连续剧。现在,大幕即将落场,我们失望、我们悲愤,我们流下一行行清泪,发出一声声叹息。刘洋大律师们也该收拾行装,回家写一份总结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