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鸿爪留下一点泥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日志

 
 
关于我

媒体人,网络写作侧重时评与政经评论,博文均为原创,转载请与作者联系:zsh197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律师拒绝辩护,无关正义而是无知  

2009-04-09 19:5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8日,震惊全国的贵州习水县公职人员嫖宿幼女案,在习水县法院一审开庭审理,7名犯罪嫌疑人出庭受审,其中包括5名公职人员。一些原本由司法部门为被告指定的辩护律师,当天未出现在庭审现场,转由其他律师代理。"我不愿为这种人辩护。"一位辞去委托的律师说,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没有一个人愿为此案被告辩护。(4月9日《京华时报》)

习水嫖宿幼女事件在全国引起震动,案件开庭后受到广泛关注。案情本身已基本明朗,一群"丧尽天良"的涉案人员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在媒体和网络上,对此已有大量的评论,我注意到一个与案件本身无关的细节:出于公众舆论压力和个人情感,公派律师拒绝出庭辩护,并将之上升为道德层面,称"不愿为这种人辩护"。

当地律师的不愿辩护行为,以及出于情感和道德的拒绝理由,看似一种有正义感的举动,其实是对于法律正义的无知,也是律师职责的缺失。因为,无论什么案件,无论被告人如何丧尽天良,哪怕是人人食之而后快的"恶魔",作为司法部门指定的律师,都没有拒绝辩护的理由,没有不尽力尽职辩护的理由。

追求公正、保障人权是刑事诉讼的一个最基本原则。我国《宪法》、《刑法》均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享有辩护权,新修订的刑诉法也修订了刑事审判中的一些原则,诸如"未经法院审判,对任何人不得确立有罪"、"证据须经质证后认定"等等。只有充分行使了辩护权,被告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保障,才能达到诉讼结果的公正。

在现代诉讼制度中,控、辩、裁三者职能分立。检察机关控诉犯罪、证明犯罪行为,使犯罪分子受到刑罚处罚,而律师作为辩护人的职能则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以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使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使罪轻的人不致重判。

法律的正义包括结果的正义和程序的正义。没有程序的正义就根本谈不上结果的正义。以著名的世纪之审--辛普森案件为例,从结果的正义来看,美国有80%的民意认为辛普森有罪;从程序的正义来看,检控方在证据的筹集方面以及警方在负责此案的警员的选定上都存在问题。此案的审判结果是辛普森无罪,显然,程序的正义压倒了结果的正义。

我国历史上是一个吏治国家,吏治的最大的特点是重实体而轻程序。在当前,由于法律制度还不够健全,司法机关违反程序、侵犯人权的事例不时出现。因为没有给嫌犯充分的辩护机会,造成了多起冤假错案。那种认为谁被抓了谁就肯定是坏人的想法是错误的,是先入为主和有罪推定,不符合法治精神。佘祥林杀妻冤案就是一个典型,如果不是真凶被抓并供述罪行,无辜的佘祥林很可能永远被视为"杀妻恶魔"。无论是"校园屠夫"马家爵还是湖北"杀人狂魔"熊振林,我们都不能以情感和道德为理由,剥夺他们的律师辩护权。

在习水公职人员嫖宿幼女案中,我们看到,这桩全国震惊的案件,最初以"老师强迫学生卖淫"的说法被传了半年,在《中国青年报》记者独家报道后才为世人所知。我们无从核对案件本身,只能从媒体报道中了解部分案情。庭审还在进行之中,只谈结果的正义,不讲究程序的正义,将助长政府公务人员滥用职权。当地检察机关以嫖宿罪起诉,到底该定性为"嫖宿"还是"强奸",需不需要提级处理?这些都应该是诉辩双方通过庭辩所要解决的问题。在刑事辩护过程中,律师通过辩护可以找出证据的疑点,发现执法人员的违法之处,保障被告人的辩护权,维护法律的公正实施和程序正义。

媒体和舆论的正义感不能代替法律审判,民众情绪更不能主导审判结果,在案情细节尚需法庭厘情的情况下,我们不该先入为主地提前为嫌犯定罪。在中国,常常出现"舆论办案"、"民愤办案",其结果对法治建设并无裨益。我注意到,在"习水嫖宿幼女案"开庭前一天,遵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舟要求,对此案在法律规定的量刑范围内顶格处理,"对此类伤天害理、影响极坏的案件必须依法体现从严、从重原则"。当地高层官员的表态,是面对强大舆论压力的自然反应,但却是吏治而不是法治的传统思维,并不有助于法律的公正实施和程序正义。  

 执业律师以道德和正义的名义拒绝辩护,是对自身职责的误读。从媒体报道看,习水县嫖宿幼女案被告是一群道德沦丧、卑鄙无耻的衣冠禽兽,在个人情感上,不单是律师,像我这样的普罗民众,对他们也十分厌恶。但是,是不是出于厌恶,法官可以加重判罚?是不是出于厌恶,民众可以执行"私刑"?是不是出于厌恶,我们就可以剥夺他们的辩护权利?

情感、道德与法律正义无关。如果不给被告充分的辩护机会,国家就可以给人定罪、给人判刑、剥夺他人生命,那国家权力将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恶魔"。国家权力的运行是最容易滥用的,也是经常会犯错的,你不知道哪天国家的权力会说你犯罪了,会把你的自由剥夺,而你却无任何机会辩驳。律师为所谓的"恶魔"辩护,从本质上来说,并不是为了帮"坏人"说话,而是为了避免无辜的人受罪,是为了制约国家公权力的滥用。任何人走上法庭,都是处于一种嫌疑状态,他(她)也许真的有罪也许无罪,也许罪重也许罪轻。作为一名称职的律师,有义务全力以赴地为所谓的"恶魔"辩护,让"恶魔"也享有每一个人都不得被非法剥夺的尊严与权利。

不管我们是否做了犯罪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以,辩护权关涉每个人,是一种公益性的权利。对刑事审判中辩护权落实情况的关注程度,标志着一个国家公民法律意识的有无和高低,也标志着一个国家法治发达的程度。(本文参考了陈尧、胡奇根两位律师的部分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